与上主结连

 

教牧事工部副刊 第四十期 2016年11月

文/林荣树牧师 教牧事工部副主任(荣誉)

五年前得蒙教牧事工部的错爱,我开始负责「菁英」这美好的教牧事工,主要是牧养及支援较小堂会的牧者。此事工明年将告一段落,小仆有点如杜甫《北征》一文中依依不舍的心情,但同时亦由于这事工暂告结束而安心引退。崇基与我在完成这一阶段上主赋予对堂会牧者牧养支援的任务之后,将继续按主引领行走前面的道路。

相信这是我最后一次为《副刊》封面撰文,这或许也是《副刊》的最后一期。我思索该写什么对牧者最有意义,最重要的共勉与叮咛是什么?不同教牧各有不同的美好的牧职神学/哲学观。那或许是源于贵宗派美好的传统,但无论是什么,最重要的还是与上主/主耶稣的关系与结连。我们的信仰是启于此,因此我们归信归入基督,开始基督徒(Christian)的新生命,加入三一真神的信仰群体(按大使命「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展开与主有关系/结连之新路新生(例:彼前2:10、弗2:8-10);而我们「终」于新天地中与主面对面,作祂子民、神与人同住同在为「天堂」的践现(创21-22)。

虽然小仆不认识所有宗派/神学思想的传统,但相信绝大多数牧者都会说「这当然是美好的」;不过,我们的生命与牧职是否以此为核心呢?以前我曾撰文提及这点,在这里只重提保罗的肺腑之言,他为将人带到主面前而拼命努力(西1:28-29),牧职首要正是为此尽心竭力。

但现实是如此吗?在我牧养堂会的日子,说来惭愧,虽然我每周讲道教圣经(喂养的属灵牧职),但我以事工的成果代替了与主的关系,以事工的活动代替了与主的交往,以「工作狂」事工的满足代替了上主的喜悦,疏于与主亲近。

在堂会信徒领袖的层面,他们或许受到社会的模式影响,以为做工就是办事,教牧亦成了事工活动/主任。我不是将两者二分化,事工活动亦可以是达成与上主结连敬崇的工具,但我们心中的价值与激情是否建基于把人带到主面前呢?

圣经在这方面的强调俯拾皆是,在这里随便举几个例子:

徒6:以传道及祈祷为要。使徒不等同牧者,但重点相似。我亦是近年才认真本于爱神爱人的心为人为会众认真祷告代求,这成为我工作时间之重要活动,呼求主动工以致事情得着成就,会友的生命及关系得着改变。

林后5:18-20我们是主的使者,有着叫人与神和好的使命。

约14-16分离祷告中,主为世世代代的门徒求他们与上主合一,更强调脱离了衪我们就不能作什么!但我们有高度认真重视与主的结连吗?在牧会中若我们忙于办许多的事而忽视了这重心,就是本末倒置了!

那位被称为「牧者的牧者」的毕德生牧师,在牧会五十年后于其回忆录The Pastors最后一文中说,牧会有两个独一,其中之一是敬拜/与上主的关系。他认为这是绝不可少亦不能分心的。奇妙的是与主结连将人带到主面前,可以贯穿堂会主要的事工:布道是建立使人开始与上主的关系,造就与敬拜/门训是建立信众与主的进深关系,关顾是延伸「爱」的最大命令,实践遵行与主的关系。这思路是至为融合的堂会事工路线。

在牧会期间,我虽口头重视,却心中忽视与上主的相交与关系。曾经遇过不少牧者(我自己也不例外),重视会众多参与堂会的事奉,多为堂会奉献付出摆上,事工(人数,活动)多,并以此为兴旺成功的量度,但却轻视肢体与神的关系。当牧者本人与神的相交稀疏,难道他可以建立一群灵命高深有素质的会众吗?

圣经极言上主的圣洁,少与神亲近不看重像基督的牧者,必然不重视像上主的圣洁与敬虔。现美国的总统选举给我们牧者一个好功课。社会/国家领导人不能口出狂言,暴躁暴戾,不尊重人,这等人不会得到选民或同僚的尊重、支持、爱戴。牧者绝对不必追求广受欢迎(popularity contest),但因亲近神而像基督的属灵生命气质却绝不可少。在教会越来越趋近社会,越来越受世俗价值败坏风气影响的环境下,愿教牧们竭力持守与主的亲近,又以此为牧职的首要事工,将会众完完全全的带到主面前,以致能成为满有基督长成身量的群体,改变世界,影响世人归向基督,又活出基督里的丰盛生命,教会成为世代的祝福!

我甚盼望自己是为荣神益人爱神爱人而活,希望我给会众(包括其他教牧传道)的首要印象,不是一个转数快、办事能干、充满活力、好口才、甚至勤毅忠心的仆人,而是一个活像基督(充满爱、柔和谦卑……)的主仆。

以此永与你共学共勉!!!

再会!

注:本文没有篇幅详论如何与神亲近。一个参考是劳伦斯弟兄经常与神同在(Brother Lawrence & The Practice of the Presence of G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