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情绪管理得如何?

 

教牧事工部副刊 第三十六期 2015年11月

文/林荣树牧师 教牧事工部副主任(荣誉)

香港一间福音机构近日的调查发现[1],约七成的教牧评估自己的健康状况属「一般」至「很差」,而超过三份一的牧者对工作不满,希望转换环境。调查又发现,虽然牧者的工作时间长,但因为工作使命清晰,故身心耗尽的情况未至恶劣。研究者同时提出一个观察:认为严重的耗尽者未必承认甚至不会填写问卷,故香港教牧耗尽/耗竭的问题,可能比研究结果所揭示的情况更为严竣!

一次与一位心灵低沉的教牧深谈,她常在沉郁中度过每天的牧养生涯,感到压力很大,不时兴起辞职不干的念头。在她的教会中,既有扬言不接受她牧养的会友,又有到神学院参加课程的信徒对她的讲道有高要求,令她每到要讲道的一周就压力非常大,经受许多情绪难捱难受的时刻,经常感到多对批判的眼睛环绕着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欣赏她对事奉的认真,她对神对人的心是好的,也愿意付出而不计较,但却被「自我」的关注抓着她的心,以致失却了视野,失却了事奉的喜乐,心情陷入低迷无力之中,加上雨伞运动中青少年与教会肢体的分歧及其余波的后遗症,更令她感到百上加斤,经历不到主轭的轻省。

牵动教牧情绪的事情繁多,现再列举几个例子以引起关注:

  • 紧张努力预备讲章/教导,但感效果不彰,甚至受到批评。
  • 自觉已尽全力去做,但换来的不是称赞而是指责,但自己又不知如何改善。
  • 自己不是十项全能,在弱项上(例:近身关顾)感到无能、自咎且无奈,愿意进步但无从入手,经常参加许多教牧训练,但未能应用在自己堂会的牧养之上。
  • 同工之间互相攻讦,以致新到任的同工往往只做了几个月便不快离职,原应彼此支持的同工却各自为政,孤军作战,恶劣的甚至彼此为敌,支持网络薄弱。
  • 堂主任高高在上,发出许多不合用的指点,令同工感到被干扰多于得帮助,不被体谅,由此而产生自我质疑,谦卑变成自卑,不能自愈。

如此种种,都会令同工情绪困扰,不能发力事奉。当然,这不是每个教牧的光景,但也是经常听到见到的。

1. 不要埋没负面情绪

我之所以详述这一点,是要带出教牧都是常人,而常人总会经历情绪。但请不要埋没、否定你的负面感受、经历及思维。我们教牧往往会站在属灵的高地看事物,似乎什么也可以解决似的,但回到现实层面,自己人性肉体的反应却是挥之不去。面对两者间的落差,我们感到矛盾与复杂,这时经常会被引用的金句是︰「靠那加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这是极好的一句金句,它其实是极言神的大能我们可倚靠,但却不要误以为当问题不马上消失就是不灵验。有时我们倾向于以魔术师叫物件立时消失或出现的方式去了解圣经。我们要认定情绪是神造人所共有的,我们不尽明白它从那里来往那里去,有如主耶稣告知尼哥得慕圣灵如风的作为,但我们绝不能否定神的赋予,更不能超乎神的设计。我们不能指望将事奉过于属灵化(over spiritualize),以为可以叫负面的情绪如魔术般消失。

因此,我们要坦诚面对忧虑、担心、挂虑,包括愤怒。可能我们未够「属灵」未够「修养」,这虽是事实,但还活于今生肉体中的我们,肯定仍存有未全像基督的旧人,因此我们要自我接纳未完全成圣的情绪,而不是要予以否定。《诗篇》中的咒诅诗表述神对人负面情绪的高度接纳与聆听,故我们也可安心接纳自己的情绪。

2. 学习真切倚靠上主

正面倚靠神需要更新和肯定,有时在苦痛中我们对神的倚靠会起怀疑,甚至是口中有倚靠神而心中却无,「脚前灯路上光」变得半明半暗甚至黯淡无光,好像不足够指引我的路!在负面情绪中,我似有经历过腓4:6的属灵光景吗?基督里出人意表的平安保守我们的心不致受伤,如腓城由罗马兵重重围着以致敌人不能攻得入。是什么能保守我们的心呢?就是那超然不能理解的平安。教牧们,让我们在破碎的心灵中经历这真理,体验其实在。主常常说人的小信成为拦阻,我的过份理性也是呢!

我与那位情绪受困扰的教牧同工彼此勉励,提醒她要保持喜乐,因为若失了喜乐平安,我们就失去能力不能面对问题,不能为主打美好的仗。在我遇上人生黑暗心灵之夜,感到路越走越难时,我就要学习我几十年挂在口边的「倚靠主」,藉此得胜。我又提醒那同工不给撒但留地步,因它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我何时忧郁愤怒,就开了门路给它来偷袭我,蚕食我的灵魂与精神力量。

但愿医人者也能自医,若有劳苦担重担的教牧,我们极愿意成为你的同路人,与你同行,欢迎随时与我们联络(林牧62867163)。

Footnotes

  1. ^ 福音证主协会《证主心》206期2015年十月封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