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情緒管理得如何?

 

教牧事工部副刊 第三十六期 2015年11月

文/林榮樹牧師 教牧事工部副主任(榮譽)

香港一間福音機構近日的調查發現[1],約七成的教牧評估自己的健康狀況屬「一般」至「很差」,而超過三份一的牧者對工作不滿,希望轉換環境。調查又發現,雖然牧者的工作時間長,但因為工作使命清晰,故身心耗盡的情況未至惡劣。研究者同時提出一個觀察:認為嚴重的耗盡者未必承認甚至不會填寫問卷,故香港教牧耗盡/耗竭的問題,可能比研究結果所揭示的情況更為嚴竣!

一次與一位心靈低沉的教牧深談,她常在沉鬱中度過每天的牧養生涯,感到壓力很大,不時興起辭職不幹的念頭。在她的教會中,既有揚言不接受她牧養的會友,又有到神學院參加課程的信徒對她的講道有高要求,令她每到要講道的一週就壓力非常大,經受許多情緒難捱難受的時刻,經常感到多對批判的眼睛環繞著她(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我欣賞她對事奉的認真,她對神對人的心是好的,也願意付出而不計較,但卻被「自我」的關注抓著她的心,以致失卻了視野,失卻了事奉的喜樂,心情陷入低迷無力之中,加上雨傘運動中青少年與教會肢體的分歧及其餘波的後遺症,更令她感到百上加斤,經歷不到主軛的輕省。

牽動教牧情緒的事情繁多,現再列舉幾個例子以引起關注:

  • 緊張努力預備講章/教導,但感效果不彰,甚至受到批評。
  • 自覺已盡全力去做,但換來的不是稱讚而是指責,但自己又不知如何改善。
  • 自己不是十項全能,在弱項上(例:近身關顧)感到無能、自咎且無奈,願意進步但無從入手,經常參加許多教牧訓練,但未能應用在自己堂會的牧養之上。
  • 同工之間互相攻訐,以致新到任的同工往往只做了幾個月便不快離職,原應彼此支持的同工卻各自為政,孤軍作戰,惡劣的甚至彼此為敵,支持網絡薄弱。
  • 堂主任高高在上,發出許多不合用的指點,令同工感到被干擾多於得幫助,不被體諒,由此而產生自我質疑,謙卑變成自卑,不能自癒。

如此種種,都會令同工情緒困擾,不能發力事奉。當然,這不是每個教牧的光景,但也是經常聽到見到的。

1. 不要埋沒負面情緒

我之所以詳述這一點,是要帶出教牧都是常人,而常人總會經歷情緒。但請不要埋沒、否定你的負面感受、經歷及思維。我們教牧往往會站在屬靈的高地看事物,似乎什麼也可以解決似的,但回到現實層面,自己人性肉體的反應卻是揮之不去。面對兩者間的落差,我們感到矛盾與複雜,這時經常會被引用的金句是︰「靠那加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這是極好的一句金句,它其實是極言神的大能我們可倚靠,但卻不要誤以為當問題不馬上消失就是不靈驗。有時我們傾向於以魔術師叫物件立時消失或出現的方式去了解聖經。我們要認定情緒是神造人所共有的,我們不盡明白它從那裡來往那裡去,有如主耶穌告知尼哥得慕聖靈如風的作為,但我們絕不能否定神的賦予,更不能超乎神的設計。我們不能指望將事奉過於屬靈化(over spiritualize),以為可以叫負面的情緒如魔術般消失。

因此,我們要坦誠面對憂慮、擔心、掛慮,包括憤怒。可能我們未夠「屬靈」未夠「修養」,這雖是事實,但還活於今生肉體中的我們,肯定仍存有未全像基督的舊人,因此我們要自我接納未完全成聖的情緒,而不是要予以否定。《詩篇》中的咒詛詩表述神對人負面情緒的高度接納與聆聽,故我們也可安心接納自己的情緒。

2. 學習真切倚靠上主

正面倚靠神需要更新和肯定,有時在苦痛中我們對神的倚靠會起懷疑,甚至是口中有倚靠神而心中卻無,「腳前燈路上光」變得半明半暗甚至黯淡無光,好像不足夠指引我的路!在負面情緒中,我似有經歷過腓4:6的屬靈光景嗎?基督裡出人意表的平安保守我們的心不致受傷,如腓城由羅馬兵重重圍著以致敵人不能攻得入。是什麼能保守我們的心呢?就是那超然不能理解的平安。教牧們,讓我們在破碎的心靈中經歷這真理,體驗其實在。主常常說人的小信成為攔阻,我的過份理性也是呢!

我與那位情緒受困擾的教牧同工彼此勉勵,提醒她要保持喜樂,因為若失了喜樂平安,我們就失去能力不能面對問題,不能為主打美好的仗。在我遇上人生黑暗心靈之夜,感到路越走越難時,我就要學習我幾十年掛在口邊的「倚靠主」,藉此得勝。我又提醒那同工不給撒但留地步,因牠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我何時憂鬱憤怒,就開了門路給牠來偷襲我,蠶食我的靈魂與精神力量。

但願醫人者也能自醫,若有勞苦擔重擔的教牧,我們極願意成為你的同路人,與你同行,歡迎隨時與我們聯絡(林牧62867163)。

Footnotes

  1. ^ 福音證主協會《證主心》206期2015年十月封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