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的話

 

後安息的話

各位崇基學院神學院的同行者:

  主內平安。

  轉眼間,期待已久的安息年已成過去,我在8月24日回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香港。這幾天忙於神學院開學的預備會議、師生營會、迎新日……今天便是新學年正式開學的日子(9月3日)。回想一年前,懷著興奮的心開展人生第三個安息年的心境,腦內中又浮現了過去一年在美國、台灣訪問停留的片段,真的不想讓時間這樣溜走……

邢院長給你的一封信

親愛的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的校友、同行者:

2018-2019年度神學院的招生,現在開始了!

此際,我想起香港教會需要有忠心而具識見的牧者、變幻莫測的香港社會需要具基督教神學視野的公民、人群需要具知識和洞見的基督徒。所以,我想起妳、你的支持!

我誠意邀請妳/你成為崇基神學教育的夥伴。請鼓勵身邊有心有志的弟兄姐妹報讀神學院各課程:

Simon* Says... 署任院長心事(一)

前天與學生閒談,冷不防被他問道:「為什麼你竟然會答應署任?」剎那間我不知如何回應,唯有打趣地引用院長日前寫的「安息人語」裡的一句話:「感謝關瑞文教授,義薄雲天,承擔署任院長的擔子。」的確,是挑起了擔子了。這擔子不會太重,但想必也不會太輕。

安息人語

各位崇基神學的同路人:

2017年,是我一直期盼的日子。打從三年前在不得已情況下「被院長」,便一直在倒數,盼望著快快完成三年任期。去年5、6月間,我便跟神學校董會表達不再續任的強烈意向,並陳述個人主觀及客觀上不適合留任的原因。可惜,事與願違(下刪數千字……),只能在極不情願之下,答允再續任一屆。當然,我已明確跟神學校董會表明,完成第二個任期後,絕不再留任。校董會亦同意在新任期內,啟動遴選新院長程序。所以……於是……現在我滿心盼望著2020年7月31日的來臨(劉曉波原來也是2020年刑滿的,只是他等不到這天;當然,如果主耶穌在這天前回來,也是很好的)。

崇基神學教育基金

敬啟者:

  在主內向各位崇基神學教育的同路人問安。

  本人自二〇一四年八月上任,轉眼間三年任期便完成了二分之一。感謝您一直對本院的支持,特別為本院過去的院長交替代禱。本人自接任以來,與眾老師團隊先後召開數次特別會議,就本院當前及未來發展,作出各方的檢視及策劃,期望能在前任院長盧龍光牧師奠下的基礎上,更好地發揮本院獨特角色,在神學教育方面,服事本港眾教會,並回應時代的挑戰。

一年了……

兩週前,到中大理髮店剪髮。師傅跟我說:「你的頭髮沒有那麼稀薄了,壓力減少些吧?」我竟然不懂回答這個問題,呆了數秒才有反應:「才不是呢。」他接著說:「那就是習慣了吧……」「慣了?」我內心在問:「真的習慣了嗎?」

記得在一年多前剪髮時,同一位師傅問我:「你的頭髮稀薄了很多,最近壓力很大嗎?」「是的」我說。當時正是2014年初,新院長遴選工作正在進行。理髮師傅指的「壓力」正是此事──我真的合適嗎?為何我不堅決拒絕同工的推薦?坦白說,當時不是為能否通過遴選而憂心,反倒為一旦通過任命,那怎麼辦好?我寧願不獲神學校董會通過,這樣便可放下心頭大石。

回首恩典路,憑信踏一步

8月1日了……想起崇基前院長沈宣仁教授最喜愛的一篇講章── “To the Promised Land”中 John Henry Newman的一句── “I do not ask to see the distant scene—one step enough for me.”「我不求望見遠景──一步於我已足」。

每次回望歷史,發見主的恩典,才有力量踏出一步……

就職述志

今天晚上,站在這講壇有很大的親切感。很同意江Sir所言,這裡給我有「主場」的感覺。我於安素洗禮、結婚,兩個兒子也在此領洗。這是我成長的地方,也見證個人生命不同的階段。我一直在想,下一次以「主角」身份在安素出現,應是我的安息禮拜。沒想到,在婚禮與安息禮拜之間,竟會有這樣一個就職崇拜。其實,今天的感覺,跟安息禮拜也很相似,所不同者,是安息禮拜時我不能親自跟大家握手,親自接受各位的祝福。不過,不少人心裡其實也在想:「邢福增,睇你做院長,點死法!(廣東語)」因此,就職崇拜,可被理解為安息禮的揭幕,「述志」也是為自己撰寫的「述史」。

各位崇基神學教育同路人…

各位崇基神學教育同路人:

主內平安。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對崇基神學教育的支持。剛過去的一年,我們一同慶祝崇基學院神學院的金禧(1963-2013),現在,又快要來到一個新的歷史時刻。

回顧崇基神學教育的歷史發展,我們要感謝上主,將我們放在這樣一個獨特的位置上。作為華人社會公立大學中僅有的神學院校,我們不斷探索自己的使命與路向。感謝創校以來的先賢,為崇基神學教育奠下鞏固根基。如何堅守及宏揚本院傳統,是不同時代崇基神學人不敢或忘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