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樂牧師—林國璋(92 BD)

 

第47期校友專訪—2016年4月號

林國璋,1986年神學畢業後牧會三年。1989年,正準備到北京進修音樂之際,卻遇上「六四」事件,於是改變初衷前往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道學學士神學組進修。在崇基的日子,他過得非常充實,既可讀神學,又可修音樂系的課,1992年神道學學士畢業,再於中大音樂系進修,1994年底畢業後,他又牧會三年。

這就是林牧師、義工和露宿者敬拜上主和互相分享的地方。
這就是林牧師、義工和露宿者敬拜上主和互相分享的地方。
開荒建堂

1997年12月,在同道的鼓勵下,開荒建立基督教善樂堂,意謂:「神本為善,以神為樂。」2003年3月2日,他獲按立為牧師,至今,善樂堂已經過十八個年頭。這十八年來,林牧師為了減少教會的支出,至今仍沒領薪,他透過教授音樂賺取生活所需。看着善樂堂的成長,林牧師感到非常欣慰。今學期,該堂有四位神學生在本院全時間攻讀神學。

基督教善樂堂,堂如其名。透過音樂,向弱勢社群展現善意。林牧師和他的教友,透過詩歌帶給人盼望與溫馨。

粵語聖詩

林牧師自小熱愛音樂,指揮詩班,擔任司琴,先後考獲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四個「八級」,包括:鋼琴、大提琴、聲樂和樂理,殊不簡單。他謙虛地指,這些都是受到教會所薰陶。有鑑於粵語流行曲在七十年代復甦,風行整個香港樂壇,影響及至教會。青年人開始發現聖詩「唔啱音」的問題,因此一窩峰地開始創作粵語詩歌,卻鮮有人系統地去將傳統聖詩用粵語去重譯。

在2012年夏天,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林牧師開始了粵譯聖詩工作,愈譯愈起勁,一天譯一首,感覺如有神助,至今已超過一千三百多首。他翻譯的準則是盡量不破壞詩歌本來的旋律與格律,並將所找到的足本歌詞,全數譯出,讓信徒看見詩詞原來的脈絡。他一共出版《粵語聖詩》共十冊,另有:《雨傘歌》、《崇拜歌》、《醫者歌》、《頌主歌》、《教會歌》、《差傳歌》、《心靈歌》及《聖誕歌》等,並曾發行鐳射碟共十三張,為本土粵語聖詩的發展,寫下重要的一頁。

雖然林牧師如此喜愛音樂,又擁有相關資歷,隨時可以到學校執教鞕,但他卻堅定的說:「我的呼召是牧會。」

只要有十字架、鋼琴和椅子,就成了聚會的地方。
只要有十字架、鋼琴和椅子,就成了聚會的地方。
「瞓街」牧師

在谷歌搜尋網上鍵入「林國璋」,不同媒體都同樣稱呼他為「瞓街牧師」。這一切都緣自2012年2月15日早上,政府六個部門於深水埗進行聯合清場行動,把天橋底露宿者的私人財產都一一清走,又把他們趕離現場。

面對這些露宿者的困難,林牧師一直思考如何和他們同行:「我起初考慮佔領深水埗,後來發起『守護兄弟行動』,首四十天,每晚都到橋底探望他們。在週二晚上,就變身成為露宿者,一起瞓街。」橋底弟兄對他的瞓街行動,十分感動,覺得這位牧師是屬於他們的。

能夠有瓦遮頭,對於露宿者來說已是很難得。
能夠有瓦遮頭,對於露宿者來說已是很難得。

橋底聚集了近百位露宿者,一邊是越南人,另一邊是本地人。訪問前一天,一位曾在橋底露宿的越南人,因牽涉入屯門一宗兇殺案,正被警方通輯。由於疑犯仍在逃,隨時會回到橋底,所以林牧師一抵達,便神色凝重地逐一告誡橋底弟兄萬事小心,但露宿者見林牧師帶著「客人」到訪,都展露出友善的笑容。

訪問當晚,林牧師約了數名越南兄弟商討一位離世兄弟的骨灰處理問題。三、五個彪形大漢準時出現,氣勢逼人。死者是他們的朋友,在港沒有親人,有損友替死者辦理殮葬事宜,向社會福利署取去殮葬費後,逃之夭夭,沒有向殯儀公司付款,於是幾個越南鄉里沒法取回骨灰,送回越南的親人。經林牧師從中斡旋,成功取回骨灰,大家都喜出望外,大讚牧師:「牧師很好人,這樣的人天下少有。他不求甚麼,只一心幫我們。」

事情辦妥,林牧師坐在平時晚禱的地方,跟宿友聊聊天。

自力更生的婆婆是橋底的一員,以擺賣為生。
自力更生的婆婆是橋底的一員,以擺賣為生。

「這個阿婆叫劉鑽,沒有拿綜援,每天四、五點天還未光時,就在這裏擺賣,尊嚴地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林牧師一邊介紹這裏的宿友給小編認識,一邊和他們打招呼:「阿婆,妳的眼睛如何?有否滴眼藥水呀?」那邊廂,宿友們噓寒問暖,急不及待地與他分享生活大小事情:「牧師,喝不喝人參烏龍茶?」

除了瞓身幫助露宿者外,他更先後在橋底舉行過四次「橋底音樂會」,為露宿者帶來溫暖和慰藉。林牧師特別將在橋底服侍時唱的歌,編輯成《橋底歌》樂譜,並灌錄成鐳射碟;他更邀得一眾青年紀錄片導演到橋底進行採訪拍攝,拍成《橋底誌》,將橋底溫馨的一面展現人前,當日在橋底首演,盛况空前。林牧師又曾寫《露宿苦路十四站》,在橋底舉行苦路默想崇拜,有數百信徒和街坊參與。

天橋底露宿者到附近的公眾廁所清潔。
天橋底露宿者到附近的公眾廁所清潔。
無論你作一切,給予最渺小兄弟(Whatsoever You Do to the Least)

縱然不同的人對林國璋牧師有不同的評價,但他並不介懷。他深知道自己的使命是要為弱勢發聲,與他們同行,正如詩歌歌詞「無論你作一切,給予最渺小兄弟」所說:

無論你作一切,給予最渺小兄弟,你正恭敬上帝。
每次我饑饉,你給我吃飽。我無法歸家,你接待愛惜。
每次我口乾,都給我暖水。每次到冬天,都給我羽絨。
現我父親恭請你進天家裏;我困惱憂傷,你給我歇息。
每次困監中,你給我探訪。每次我擔心,驅去我恐慌。
每次躺醫院,給我力所需。現我父親恭請你進天家裏。

這就是林國璋牧師從上帝所領受的使命。

訪問、撰文:李廣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