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乐牧师—林国璋(92 BD)

 

第47期校友专访—2016年4月号

林国璋,1986年神学毕业后牧会三年。1989年,正准备到北京进修音乐之际,却遇上「六四」事件,于是改变初衷前往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道学学士神学组进修。在崇基的日子,他过得非常充实,既可读神学,又可修音乐系的课,1992年神道学学士毕业,再于中大音乐系进修,1994年底毕业后,他又牧会三年。

这就是林牧师、义工和露宿者敬拜上主和互相分享的地方。
这就是林牧师、义工和露宿者敬拜上主和互相分享的地方。
开荒建堂

1997年12月,在同道的鼓励下,开荒建立基督教善乐堂,意谓:「神本为善,以神为乐。」2003年3月2日,他获按立为牧师,至今,善乐堂已经过十八个年头。这十八年来,林牧师为了减少教会的支出,至今仍没领薪,他透过教授音乐赚取生活所需。看着善乐堂的成长,林牧师感到非常欣慰。今学期,该堂有四位神学生在本院全时间攻读神学。

基督教善乐堂,堂如其名。透过音乐,向弱势社群展现善意。林牧师和他的教友,透过诗歌带给人盼望与温馨。

粤语圣诗

林牧师自小热爱音乐,指挥诗班,担任司琴,先后考获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四个「八级」,包括:钢琴、大提琴、声乐和乐理,殊不简单。他谦虚地指,这些都是受到教会所熏陶。有鉴于粤语流行曲在七十年代复苏,风行整个香港乐坛,影响及至教会。青年人开始发现圣诗「唔啱音」的问题,因此一窝峰地开始创作粤语诗歌,却鲜有人系统地去将传统圣诗用粤语去重译。

在2012年夏天,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林牧师开始了粤译圣诗工作,愈译愈起劲,一天译一首,感觉如有神助,至今已超过一千三百多首。他翻译的准则是尽量不破坏诗歌本来的旋律与格律,并将所找到的足本歌词,全数译出,让信徒看见诗词原来的脉络。他一共出版《粤语圣诗》共十册,另有:《雨伞歌》、《崇拜歌》、《医者歌》、《颂主歌》、《教会歌》、《差传歌》、《心灵歌》及《圣诞歌》等,并曾发行镭射碟共十三张,为本土粤语圣诗的发展,写下重要的一页。

虽然林牧师如此喜爱音乐,又拥有相关资历,随时可以到学校执教鞕,但他却坚定的说:「我的呼召是牧会。」

只要有十字架、钢琴和椅子,就成了聚会的地方。
只要有十字架、钢琴和椅子,就成了聚会的地方。
「瞓街」牧师

在谷歌搜寻网上键入「林国璋」,不同媒体都同样称呼他为「瞓街牧师」。这一切都缘自2012年2月15日早上,政府六个部门于深水埗进行联合清场行动,把天桥底露宿者的私人财产都一一清走,又把他们赶离现场。

面对这些露宿者的困难,林牧师一直思考如何和他们同行:「我起初考虑占领深水埗,后来发起『守护兄弟行动』,首四十天,每晚都到桥底探望他们。在周二晚上,就变身成为露宿者,一起瞓街。」桥底弟兄对他的瞓街行动,十分感动,觉得这位牧师是属于他们的。

能够有瓦遮头,对于露宿者来说已是很难得。
能够有瓦遮头,对于露宿者来说已是很难得。

桥底聚集了近百位露宿者,一边是越南人,另一边是本地人。访问前一天,一位曾在桥底露宿的越南人,因牵涉入屯门一宗凶杀案,正被警方通辑。由于疑犯仍在逃,随时会回到桥底,所以林牧师一抵达,便神色凝重地逐一告诫桥底弟兄万事小心,但露宿者见林牧师带着「客人」到访,都展露出友善的笑容。

访问当晚,林牧师约了数名越南兄弟商讨一位离世兄弟的骨灰处理问题。三、五个彪形大汉准时出现,气势逼人。死者是他们的朋友,在港没有亲人,有损友替死者办理殓葬事宜,向社会福利署取去殓葬费后,逃之夭夭,没有向殡仪公司付款,于是几个越南乡里没法取回骨灰,送回越南的亲人。经林牧师从中斡旋,成功取回骨灰,大家都喜出望外,大赞牧师:「牧师很好人,这样的人天下少有。他不求甚么,只一心帮我们。」

事情办妥,林牧师坐在平时晚祷的地方,跟宿友聊聊天。

自力更生的婆婆是桥底的一员,以摆卖为生。
自力更生的婆婆是桥底的一员,以摆卖为生。

「这个阿婆叫刘钻,没有拿综援,每天四、五点天还未光时,就在这里摆卖,尊严地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林牧师一边介绍这里的宿友给小编认识,一边和他们打招呼:「阿婆,妳的眼睛如何?有否滴眼药水呀?」那边厢,宿友们嘘寒问暖,急不及待地与他分享生活大小事情:「牧师,喝不喝人参乌龙茶?」

除了瞓身帮助露宿者外,他更先后在桥底举行过四次「桥底音乐会」,为露宿者带来温暖和慰藉。林牧师特别将在桥底服侍时唱的歌,编辑成《桥底歌》乐谱,并灌录成镭射碟;他更邀得一众青年纪录片导演到桥底进行采访拍摄,拍成《桥底志》,将桥底温馨的一面展现人前,当日在桥底首演,盛况空前。林牧师又曾写《露宿苦路十四站》,在桥底举行苦路默想崇拜,有数百信徒和街坊参与。

天桥底露宿者到附近的公众厕所清洁。
天桥底露宿者到附近的公众厕所清洁。
无论你作一切,给予最渺小兄弟(Whatsoever You Do to the Least)

纵然不同的人对林国璋牧师有不同的评价,但他并不介怀。他深知道自己的使命是要为弱势发声,与他们同行,正如诗歌歌词「无论你作一切,给予最渺小兄弟」所说:

无论你作一切,给予最渺小兄弟,你正恭敬上帝。
每次我饥馑,你给我吃饱。我无法归家,你接待爱惜。
每次我口干,都给我暖水。每次到冬天,都给我羽绒。
现我父亲恭请你进天家里;我困恼忧伤,你给我歇息。
每次困监中,你给我探访。每次我担心,驱去我恐慌。
每次躺医院,给我力所需。现我父亲恭请你进天家里。

这就是林国璋牧师从上帝所领受的使命。

访问、撰文:李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