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人語

 

安息人語

各位崇基神學的同路人:

2017年,是我一直期盼的日子。打從三年前在不得已情況下「被院長」,便一直在倒數,盼望著快快完成三年任期。去年5、6月間,我便跟神學校董會表達不再續任的強烈意向,並陳述個人主觀及客觀上不適合留任的原因。可惜,事與願違(下刪數千字……),只能在極不情願之下,答允再續任一屆。當然,我已明確跟神學校董會表明,完成第二個任期後,絕不再留任。校董會亦同意在新任期內,啟動遴選新院長程序。所以……於是……現在我滿心盼望著2020年7月31日的來臨(劉曉波原來也是2020年刑滿的,只是他等不到這天;當然,如果主耶穌在這天前回來,也是很好的)。

回首三年,香港人也走過難忘及難過的日子。同時,面對香港高等教育的變化與挑戰,崇基學院神學院不論在體制上及人事上,也經歷不少考驗。面對各方面的期望與批評,感謝崇基學院、支持宗派教會、神學校董會、教會及弟兄姊妹、校友、同學、同工對崇基神學教育的支持,讓本院繼續在香港中文大學內,堅守上主的托負,肩負結合大學與神學教育的獨特使命。三年過去了,在挑戰與風雨之中,我只有懷著感恩的心,數訴主恩……

雖然暫時無法全身而退,但我將於9月1日起享用為期十個月的安息年假。我上一次享用安息年是在2010至11學年,故按大學規定,現在只能申請十個月的安息年。是的,我已無法多等一年;在完成第一個任期後,我確實需要回到屬於自己的空間,完成積壓的研究計劃。在十個月的安息年假屆滿後,我將會領用積存的四十多天年假,為這脆弱的身驅與心靈,再苟延多一點棲息空間。預計到2018年8月中再回到崗位,迎接新的學年。感謝關瑞文教授,義薄雲天,承擔署任院長的擔子。神學校董會同意把安息年納入第二個任期內,故安息年過後,我只須再堅持兩年,便是「真.卸任」的日子。於此,我深深體會到「終末」的盼望,如何轉化成面對當下困局的力量。

還有數天,就是我在「被擄」中得著「歸回」的日子。不過,我沒有原來想像般的興奮。坦白說,如非靠著主的恩典,也不知如何熬過這兩個月。家庭方面,大兒子在7月1日入院留醫,現在康復進度理想,盼望可在9月初出院。感謝不少弟兄姊妹的代禱,最艱難的日子終算熬過去,在困難中仍發見主恩。然而,放眼中國及香港發生的事情,心如刀割。只能仰賴真理的微光,繼續在黑暗之中,匍匐前行。

安息年期間,我會在臺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及美國普度大學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任訪問學者。我需要完成兩個積欠的研究計劃(中國大陸福音廣播聽眾來信研究及當代中國基督教的生存與復興);當然,還有幾個研討會的學術論文,及一些拖欠及新承諾的稿債。我也滿心期望能被臺灣的人文氣息及自然環境洗滌心靈,同時尋訪幾處一直很想到的地方,學習臺灣走過白色恐怖及威權統治,向民主轉型的歷史。

是的,安息年,就是退下來安頓心身,重新得力的旅程。個人的棲息,當然仍有牽掛。香港連接經過個颱風吹襲,然而,尚要迎接更多的風暴……請大家繼續為香港禱告,也切切記念崇基學院神學院的發展與需要。

新學年即將開始,今天是新學年開始的師生營會,面對新的學年,如何渡過當下每一天?我想起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ietrich Bonhoffer)在1944年12月在獄中寫的「所有美善力量」(Von guten Mächten, By Powers of Good)。附上的連結是德文的優美獨唱演繹,中文據臺灣神學院林鴻信教授譯文,雖不諳德語,但看著中譯來聽,幾乎也要掉淚:

所有美善力量都默默圍繞,奇妙地安慰保守每一天。
讓我與你們走過這些日子,並與你們踏入新的一年。

儘管過去的年日折磨心靈,艱困時光重擔壓迫我們。
主啊!拯救飽受驚嚇的心靈,以那為我們預備的救恩。

若你給我們遞來沉重苦杯,滿溢著憂愁痛苦的苦杯。
主啊!從你良善慈愛的聖手,毫不顫抖心存感謝領受。

主啊!若你願意再賞賜我們,世上歡樂以及陽光亮麗。
讓我們紀念過去美妙歲月,把我們生命完全交托你。

今天請讓燭火溫暖地燃燒,是你帶給黑暗中的我們。
或許這會引領我們再相聚,明白你的光在黑夜照耀。

寂靜深深圍繞我們展開,讓我們聽見那豐富聲響。
從週遭無形世界向外擴散,你兒女盡都高聲歌頌。

所有美善力量都遮蓋,不論如何都期盼那安慰。
在晚上早上每個新的一天,上帝都將與我們同在。

面對不可知的未來,以及充斥的罪惡權勢,盼望我們都能秉持那既圍繞又遮蓋的「美善力量」,得著從上而來的力量與安慰……

彼此記念及互勉。

你的同工

 

邢福增

2017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