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人也佈道!?

 

教牧事工部副刊 第三十四期 2015年6月

文/林榮樹牧師 教牧事工部副主任(榮譽)

上主給我們各式各樣的教會背景、神學立場、多元負擔等,這都展示神諸般的智慧〈弗1:8〉。眾多共存的教會,均本著不同而和、多元的精神,齊心合一地認定基督是救主與主,而教會的使命,就是基於基督的大誡(訓)命與大使命,去向世界宣揚及表彰基督,以致萬人尊崇/顯揚主的名。因此,無論我們是甚麼宗派甚麼神學觀,皆不否定傳揚主耶穌福音的使命。想當年西教士就是為此而跑到中國來傳福音給我們,以致我們可以因信得生!

但很可惜,在宗教完全自由的香港,自開埠以來的170多年裡,福音事工的推展未如理想,歸主名下且活躍於教會的信徒人數,只佔全港人口的幾個百分點[1],這個情況近年仍沒有多大進步。雖然香港教會擁有龐大的資源,神學院機構堂會林立,但香港仍是未得之地,千萬的亡魂仍急待拯救。無論我們對「佈道」、「得救」的定義如何不同,但教會履行傳福音的使命,卻是當前急務。屬天國度的革命大業尚未成功,我們仍須努力。

作為教會領袖的教牧,我們是否已很久沒有實踐佈道,亦不擅長於裝備信徒去傳福音〈弗4:12〉呢?我在此謹呼籲我們香港的教牧們,要領導你堂會的肢體建立傳福音的習慣及生活方式。下文謹提出一些重點,以彼此勉勵與提醒:

  1. 持續培養個人愛神愛人靈魂的負擔。這負擔是透過行動以產生感動。雖然日常的牧會工作已是極為忙碌,我們還可以抽出一點時間去保持這愛的心志與行動。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我會為見到的乘客的得救逐個為他們祈禱,雖然這對他們信主可能幫助不大,但我以此持續培養我福傳的心。我也會到公園派福音單張,特別在假日公園滿是遊人的時候。雖然他們因而歸信的果效未必高,但總是將福音傳開了。而我自己則作了我所應作的,以致見主面時不致於羞愧!
  2. 在關社關政與關懷社會公義之同時,我們也應不忘領導教會重視傳福音。[2]因為主耶穌/天父命令我們要學祂一樣愛人,故我們必須如主一樣著緊人的得救,主對人的至愛,見於祂犧牲自己拯救世人得生。我明白不是每一個傳道人都有傳道的恩賜,但卻無可否認都負有傳道的責任。如保羅所言,無論是誰他都欠他們福音的債〈林前9〉。他福傳的廣博胸襟令我極之慚愧,望塵莫及!

篇幅所限,讓我提出一些教牧經常遇到有關福傳的問題,並作極精簡的綜合回應:

  • 我是牧者,我的主要職責是牧養羊群。我的角色與工作量已令我心疲力倦,要照顧自己與家人更是百上加斤,哪有時間與心靈空間實踐佈道?
  • 我的堂主任沒有福傳的負擔,而他是領導人,我可如何自處?我可做什麼?
  • 許多福傳行動都缺少會眾的響應,果效不彰,叫人有點心灰意冷,不知可如何做下去?

我們做福傳的工作,必須抱持「只問耕耘不問收獲」的心態,即所謂前人種樹後人收。有時我們是做撒種而由他人收割,有時相反。提到福傳,我們不一定要講一些龐大的企劃或高超的策略,也可以從培養福傳的生活方式入手,如主一樣隨走隨傳,不一定是洗樓派單張等活動,而是在生活、工作,以至任何活動中,都盡可能進行佈道。內子和我所用的方法,是透過親子班,以及危機、婚前、婚姻輔導等機會,將福音傳播開去。這類小小的行動不會太過沉重,亦不會耗用太多資源,許多人都認為不難付諸實行,漸漸地他們的福傳心志與習慣便建立起來,這就成為生活式的佈道,可進一步收到「全民皆兵」的果效!

由於不同堂會與傳道人的處境各有不同,我很樂意服事你,為你度身訂造適合的方案,歡迎隨時與我聯絡(電郵:wingshulam@yahoo.com,電話及WhatsApp:62867163)。

Footnotes

  1. ^ 多年來的統計都指基督徒約佔人口的5%,而活躍參與教會的只佔3-4%。歸信基督得生的人數,不是教會事工與果效的單一量度。毫無疑問,香港教會每年都很努力在福傳上做了不少事工。
  2. ^ 無意將福音分割分裂,彰顯神的公義與社關行動本身是福傳,也絕對是福音宣告的一部份,二者如走路的雙腳,缺一不可。早於1975年,John stott在Christian Mission in the World一書中,已聲明二者的夥伴關係,1974年的洛桑信約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