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耕小組?生態神學?

 

第47期校園動態—2016年4月號

從耕種中領略神學?在神學樓天台種菜?自給自足?

帶着一連串的疑問,本院通訊特別訪問了農耕小組的創始人黎偉賢及勞漢豪同學,求個明白。

問:為何會有在天台耕種的概念?而這和神學又有什麼關係呢?

黎:近年來,香港的土地問題一直是討論的焦點。現代人常把土地成為一種商品或一種產品,其實土地是有生命的。創世記中就曾提及土地出產東西給我們吃,是一種生命的循環。人是從土地來的,經過土地的轉化,能把我們眼中的垃圾,轉化出維持我們生命的食糧。大家通過耕種的過程學懂尊重土地,明白食物是透過泥土孕育出來,而不是從百佳或者惠康超級市場而來的。透過耕種,大家也能明白耕種的過程漫長,能買得到新鮮的蔬菜,不是因為有錢,而是因為背後有農夫在努力耕耘;土地更可以為人提供居住地方。
我們希望透過天台耕種來讓同學重新思考土地問題,例如:土地公義,復耕、農地生態,環境保護問題等等。與其從二手資料中了解耕種,倒不如我們成立農耕小組,透過種菜來作神學反思,透過這個小組去傳播有關生態神學的問題。也希望同學能將經驗帶回教會當中,對土地問題有更深刻的反思。

來自馬屎埔村的二十包泥土。
來自馬屎埔村的二十包泥土。
問:你們如何開展這個計劃呢?

黎:首先,誠邀勞漢豪來幫忙。

勞:讀神學之前,我修讀高級文憑,主修環境科學和資源管理。我從小就很喜歡大自然,包括動物和植物。簡單來說,花鳥蟲魚我都很有興趣,所以知道這個小組後,就很想加入。

群策群力,一包一包的泥土成功運到天台。
群策群力,一包一包的泥土成功運到天台。
問:兩位都對耕種一無所知,如何喚醒人們對農耕這個概念和土地公義的概念的關注?

黎/勞:曾經在一個工作坊中,我在耕地農田那裡實習過,也從中學習到很多東西,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現時,天台耕種已相當普遍,很多人嘗試過並且成功。「馬屎」老師是義務同工,他有豐富的天台農耕經驗,沒有他的幫助,我們不能順利開展。
神學院老師的支持很重要。大家深感在大學或神學院裏,開展這些工作別具意義,因為能喚起同學對土地問題的關注。舉例說:我們讓同學知道,本地蔬菜主要靠內地供應,如果內地出現天災,或者供應鏈出現問題,如農藥污染、水源污染,甚至因天氣惡劣而影響收成的時候,香港可能未有充足的蔬菜供應。這個問題和水源供應一樣,長期依靠東江水是否合適?城市人扭開水喉就有水,往超級市場就可買到食物。漸漸地,人忘記要對食物和水源存感恩的心領受。

天台耕種的意念成真,馬屎老師功不可沒!(左起:馬屎老師、黎偉賢、勞漢豪)
天台耕種的意念成真,馬屎老師功不可沒!(左起:馬屎老師、黎偉賢、勞漢豪)
問:從概念到具體執行,你們當中遇到什麼困難?

勞:我們本希望在神學樓後的一塊土地上耕種,但由於要和中文大學的部門磋商,所以暫時擱置。感謝舍監的批准和辦公室同工的支持,我們踏出了第一步,就是從馬屎埔村把泥運到天台。「馬屎」老師知道某些村民的土地都荒廢了,並滿佈雜草,於是向他們要了大約二十包泥土,再到肥料專賣店買了些泥,就一股勁地把泥運回神學樓。可惜,神學院的電梯只到四樓,還須「更上一層樓」。這些泥土荒廢了很久,也沒有人翻過土,我們擔心養分不夠,所以找了一家專賣有機肥料的機構,再補充一下。

一塊被丟棄的木板將變身成為椅子,讓大家可以在天台上促膝談天。
一塊被丟棄的木板將變身成為椅子,讓大家可以在天台上促膝談天。
問:農耕小組的組員有多少人?同學們支持嗎?

黎:主要成員只有我和漢豪。宿舍同學和辦公室同工都有登記成為我們的義工。初期的反應一般,主要是因為功課忙碌。現時有十多位同學表示有興趣,在面書上關注我們小組的同學也不少,相信我們的義工小組會越來越多同學加入。
我們希望天台耕種能增加同學對神學院的歸屬感,同學們天台一起聚會、聊天、分享、耕種,共同享用努力的成果;內地的同學或對務農較有經驗,更希望透過這個小組讓香港和內地的同學有多一些交流,一同分享種菜的經驗。同學們更可以透過這些菜去靈修及反思。

保持泥土濕潤,維持微生物的數量也是很重要的!
保持泥土濕潤,維持微生物的數量也是很重要的!
問:你們如何籌募經費呢?

黎/勞:學生會預備了一筆啟動資金給我們,以後就要靠我們自己解決,有需要會向大家募捐。

問:會否開放予神學院以外的學生呢?

黎/勞:由於我們在神學院宿舍的天台上耕種,基於保安理由,我們暫時不開放給其他學系的學生,待我們成功要求校方借用後山的土地,我們會再度考慮。

聽講,有些菜已經被收割以作裹腹。
聽講,有些菜已經被收割以作裹腹。
問:你們會如何處理這些收成呢?

黎/勞:我們曾經計劃,若有好收成,就可給組員和義工一起享用。大家吃上一口自己種的菜,特別有意義。我們也希望借此機會添多一些菜,提高同學的健康意識。我們當初的想法是,如果收成再多一些,希望可以把菜分給一些有需要的同學,讓大家都可以享用這些食物。閒時可以用作火鍋材料等等。我們種的除了菜,還有香草等等。

這些種子很快就會成為一棵棵小幼苗,茁壯成長。
這些種子很快就會成為一棵棵小幼苗,茁壯成長。
「馬屎」老師專訪

我是從事動物保育的,同時也想推廣農地生態。農地生態是在香港那麼多種生態中最受壓的。你看!以前的農地現已用作蓋樓。一般市民都不太更關心農地生態。由於我從事保育工作,更感這類生態系統是需要找方法去保護的,天台耕種就是其中一種。

天台上的每一樣用具,我都用回收的木材來製作,例如:用舊衣櫃製作了耕種的盆,我們希望製作一些椅子,讓大家可以一起到這近在咫尺的「郊外」享受星空、蔬菜和團契生活。

神學生的生活太忙碌,所以,當生活瑣事或功課纏身時,不妨到天台休息一會兒。

訪問、撰文:李廣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