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大學神學院交流生分享

 

 

本院成立至今,竭力以本地關懷出發,匯通中西神學學術,讓師生、牧者等接觸多元傳統,建立全球視野,致力於與國內外學術機構建立常設夥伴及交流平台。自2010年起,本院與耶魯大學神學院(Yale Divinity School)設立交流計劃。每年雙方可派學生作一學期或一學年的交流學習,亦設有老師的交流計劃。

Timothy Gaura 於2016-2017年度於本院交流和學習。

Timothy Gaura 的分享

從獲邀撰寫這篇分享至現在交稿,實在拖延得太久。在學期尾的時候,想必「拖延」二字對於大多數教授和學生來說,一定不陌生。

那掛着茂密鬍子的我究竟是誰呢?我來自保守的基督教家庭,成長於紐約州鄉郊地區,繼而遷到佛羅里達州南部城市,在一個治安不佳的地區居住;家有六兄弟姊妹,我排行中間,小學和中學課程都是在家裏唸的;高中後我照顧祖母數年,23歲起才開始上大專。

我在Monroe Community College攻讀兩年,獲得人文和社會科學的學位,後來,我獲得獎學金,在Amherst College進修四年,主攻人類學。然後,我在耶魯神學院攻讀神學碩士學位,並藉此得以在中大交流。

當我申請入讀耶魯大學神學院時,也申請了美國Fulbright計劃,經過數次協商,Fulbright計劃和神學課程能夠同時進行,故此我在就讀耶魯一個學期後,就休學一年往馬來西亞教授英語。同時,我也在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攻讀一個聯校社會工作碩士課程。凡此種種,乃因我的志願是成為大學校牧,專責跨信仰和多元文化事工,同時為被邊緣化的學生向大學當局爭取身份權益。

我相信每個殘暴的行為都從意念而起。波爾布特(Pol Pot),斯大林(Stalin),希特拉(Hitler),安德魯·傑克森(Andrew Jackson)進行大屠殺,他們都把人當作是物件。對希特拉來說,猶太人是昆蟲,對安德魯來說,美洲原住民是野獸。當視別人為「他們」時,更邪惡的事都能構思出來;但當視猶太人和美國原住民是「自己」時,我發現我會遵行上主的大誡命─愛。

耶魯大學和中文大學身處於兩個不同的國家,使用不同的語言,也是不同的機構,但我們連結在一起共同學習,共同與上主和他人建立更緊密的關係,把「他們」擁抱,成為「我們」;敢於對抗擁有並追求權力和財富,漠視人類尊嚴和關係的人。

感謝崇基神學院這個群體,溫暖地擁抱我,在生活和課堂中為我翻譯,讓我成為中大崇基神學院「我們」的一部分。未來,我希望耶魯神學院和中大崇基神學院兩者有更緊密的聯絡,而我就在你們中間,欣賞你們的愛心和款待,並對真理和社會公義的渴求。

交換生Timothy Gaura 和本地學生於步行籌款合作,體現從「我」到「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