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了……

 

一年了……

兩週前,到中大理髮店剪髮。師傅跟我說:「你的頭髮沒有那麼稀薄了,壓力減少些吧?」我竟然不懂回答這個問題,呆了數秒才有反應:「才不是呢。」他接著說:「那就是習慣了吧……」「慣了?」我內心在問:「真的習慣了嗎?」

記得在一年多前剪髮時,同一位師傅問我:「你的頭髮稀薄了很多,最近壓力很大嗎?」「是的」我說。當時正是2014年初,新院長遴選工作正在進行。理髮師傅指的「壓力」正是此事──我真的合適嗎?為何我不堅決拒絕同工的推薦?坦白說,當時不是為能否通過遴選而憂心,反倒為一旦通過任命,那怎麼辦好?我寧願不獲神學校董會通過,這樣便可放下心頭大石。

回想2013年12月18日,首次以新院長候選人身份在神學院聖堂接受公開諮詢,到2014年4月4日,接受神學校董會成員的面試,4月22日,正式收到中大校長信函,委任我為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自8月1日起,任期三年。自始,生命起了重大的變化。本年8月初,有同學發信息給我,說是給我「受難」一週年的安慰……此話誠然。轉眼間,三年任期的第一年完成了。我記得在2014至15學年的上學期結束時,曾跟同學分享渡過第一個學期院長生涯的感受:如果將一年視作兩個學期,三年任期包括六個學期。我比喻為接受六期的化療的療程,終於完成了第一次化療……

現在,由六分一至三分一,倒數下去,心存盼望,完成六次療程後,便能重展新生。認識一些真的曾接受化療的朋友,他們要面對及適應各種副作用,所謂適應,其實是勉強去接受或忍受,並學習如何與副作用共存。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只能說:適應。而讓他們能夠有勇氣去面對的,就是:盼望。

當然,在此要感謝許多幫助我渡過這一年的戰友與同工。一方面是教師團隊,本院一直奉行教師治校,許多事情,實際上是由各老師分掌,而領導模式的改變,也意味著他們工作量的增加。另方面是辦公室同工,她(他)們在既有軌道上執行工作,讓一切得以循規蹈矩。感謝上主,賜予崇基這些忠心的僕人,如果我在這一年沒有犯上任何重大錯誤,完全是因為他(她)們的同在與協助。感謝神學校董的信任、各宗派及教會的支持、同學與校友的鼓勵。當然,還有前任院長盧龍光牧師,願意以客席教授身份留任兩年。轉眼間,一年便過去了。新的團隊要面對轉變,學習接手,尋索更新,感謝他為本院奠下的良好基礎。

許多友人曾問我上任一年的感受,我說:仍要學習,尚待適應。雖然已有良好的同工團隊,但仍要思考如何為現在的轉變與未來的挑戰把脈斷症,為更長遠的發展探索變革的可能,並為迎向這些挑戰,在當下作好預備。坦白說,各種人事、行政、財政的擔子委實不輕,確是壓力所在。求主賜我們團隊智慧,並供應我們的欠缺。

過去一年間,仍勉力維持研究寫作:出席了七個學術研討會並發表論文,這完全是我想像不到的(當然,這都談不上是全新的研究,都是建基於以往的基礎上完成,俗語是「食老本」),也由衷獻上感恩的。我不會說我能夠平衡行政、教學與研究,因為在各種張力與責任之間,所謂的「平衡」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虛言。在有限的時間之下,難免有所取捨。每次在趕論文的時候,其他工作就會堆積起來。在履行院長職務時,又要繼續厚顏地面對稿債的債主。有些原來期望在第一年處理的事務,又因某些突發的事情而暫時擱下來。剛過去的學年,教學量作了較大調整,開了四科,其中三科是跟人合教的。更大的虧欠,當然是對家庭……就是這樣,顧此失彼,瞻前顧後,在各種拉扯與張力之中,完成了第一年的工作。

剛剛這個七、八月,將要清理的欠債列下,也包括這篇文章……完成一項,刪去一項,現在回看這張滿目瘡痍的清單,只能感恩。轉眼又是新學年的開始,又有排山倒海的工作,只能仰賴主恩,匍匐前行。

回想十一年前的8月15日,舉家遷入崇基校園,揭開人生新章,轉眼人生便過半百,人到中年,想起孔子嘗言:「五十而知天命」(《論語 ・為政第二》),我確切知道自己的事奉路向,並承諾上主奉獻三年的時間。又想起孔子另一番「君子有三戒」的教導:少時戒色;壯時戒鬥;老時戒得(《論語・季氏第十六》)。我本書生,蒙上主厚愛,不欲涉足江湖。只盼日子屆滿,回歸本我,重操故業,如願已足。

兩年後,按大學規定能申請享用安息年假。屆時剛好完成三年任期,求主憐憫。求主預備。這是我真誠的禱告。阿們。

 

邢福增

2015年8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