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安息的話

 

後安息的話

各位崇基學院神學院的同行者:

  主內平安。

  轉眼間,期待已久的安息年已成過去,我在8月24日回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香港。這幾天忙於神學院開學的預備會議、師生營會、迎新日……今天便是新學年正式開學的日子(9月3日)。回想一年前,懷著興奮的心開展人生第三個安息年的心境,腦內中又浮現了過去一年在美國、台灣訪問停留的片段,真的不想讓時間這樣溜走……

  安息年期間,除了兩次訪美(華盛頓及普度大學)外,其餘大部分時間都在台灣(當然也曾數次短暫回港),住在國立政治大學的訪問學人宿舍,大多時間會到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的研究室寫作。在早前呈交予大學的安息年報告裡,匯報了過去一年的活動,最感欣慰的,當然是完成了好些積壓已久的「正業」,包括出版了一本專著、兩個研究計劃的結項、三本書稿、四個學術會議報告、五篇新撰寫的學術論文等。同時,在台期間合共作了二十多場演講,包括大學、神學院、教會、民間讀書會,也接受了廣播電台、電視台及基督教媒體的訪問。這些演講及專訪,大都是跟當前中國新宗教政策及教會面對的嚴峻挑戰有關。人雖離開,但卻仍被紛亂的江湖追上。心既不安,也無法寧息。就是這樣,也寫下好些「不務正業」的文章……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年,過得好不充實……

  這一年,很高興有機會跟許多朋友相聚,也結識了好些新知……最大的欣慰,是享受自由的空間及空氣,還有各式美食。現在回想,這才真正讓我得以「安息」。坦白說,在這位置勉強撐了三年,身心靈疲累。仍記得有一天傳來消息,心情極度低沉……想起曾到景美人權文化園區,這裡原是白色恐怖時代許多政治受難者被羈押、起訴、審判及代監執行的地方。當年黨國「公正廉明」、「仁愛」的標記仍在,人性的虛偽,往往假借高尚及神聖的口號來掩飾……內心只有禱告上主,求主撫平安慰……翌日,再到小店品嚐一客蛋餅豆槳,一碗美味台灣牛肉麵,才稍作解憂。台灣許多小店,都是家庭式經營,多去數次,店主總會有親切的問候及笑容,一點也不虛假……

  離開前數天,探訪了一位身體抱恙的學者友人。這一年經歷疾病折磨,剛在5月作了一次十多小時的大手術。他說:雖然經歷「不幸」,但卻仍「有幸」享受上主、家人、朋友的關愛。這段日子,令他想起屬靈傳統中的「黑暗」經歷……如何在「不幸」與「黑暗」之中,仍能守著信念,讓生命不息,確需要從上而來的力量與盼望。

  是的,在不捨與沉重之中,仍要學習感恩。感謝香港中文大學及崇基學院神學院,批准我自2017年9月起享用安息年假。同時,衷心感謝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安排及提供舒適的生活及寫作環境,使用其豐富的研究資源;特別是蔡彥仁教授及呂妙芬所長,容許我以訪問學人身分訪台,讓我得以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生活及寫作。走過威權,當下台灣社會在強權打壓下,學習實踐民主之路仍然崎嶇。正因如此,更令人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轉型,更要好好守護公民社會。

  感謝安息年期間,署任院長關瑞文教授擔起院務,與其他老師及同工一起為拓展神學院而擺上,再次印證了團隊協作的重要。安息年間收到來自香港最好(希望不是唯一)的消息,就是在今年4月的神學校董會議上,通過成立新院長遴選小組。本院很快便會啟動有關程序,本人的任期將於2020年7月31日完結。懇請各位為此禱告,深信上主一定會崇基學院神學院預備下一任新院長。

  回來的日子,偶爾仍想起在過去一年的許多片段。某夜夢中,竟回到新光路上政大的宿舍。曾在此渡過乍涼還熱的秋天,既濕且冷的寒冬,陽光暖和的春日,還有盛夏嚴暑,以及地震的搖晃。記得在數天前的師生開學營會上,在講道時引用了《希伯來書》十一章13至16節的經文:「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觀望,且歡喜迎接。他們承認自己在地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尋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回去的機會。其實他們所羨慕的是一個更美的,就是在天上的家鄉。所以,上帝並不因他們稱他為上帝而覺得羞恥,因為他已經為他們預備了一座城。」我們都是客旅與寄居者,在飄泊的行旅路上,尋找心之所繫的一片土地;也在上主召喚的朝聖路上,迎向祂所預備的天國之城。求主憐憫。

  今年是我投身神學教育的第二十五年。回想在1993年開始在神學院任教,2004年來到崇基。完全沒有想過,人生的四分一個世紀,竟然會當上神學院老師,深深感受到自己的不配。現在已開始為自己退休的日子倒數。與太太一起,滿心期待這一天的來臨──「從遠處觀望,且歡喜迎接」。

  2018年是崇基學院神學院成立55週年的日子。1963年,原來的崇基學院神學及宗教教育系改組,成為崇基神學院。1968年,崇基神學院再次改組,以「崇基神學組」名義加入崇基學院的哲學及宗教學系。回想崇基創校先賢,立志宏揚基督教大學精神,並致力基督教高等神學教育,服務教會及社會。今天,崇基學院神學院在公立大學內,面對香港高等教育的轉型及社會環境的挑戰,如何堅守及發揮獨特使命?請每一位崇基神學的同行者,切切記念我們的需要,為我們禱告。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每一時務都有定時」(傳道書三1)。我們都知道,夜盡會是天明,黑夜不會是永恆,這是上主命定的規律。歷史也告訴我們,強權不會長久,教會也會犯錯,唯有仰賴上主保守,才能成就千古保障。惟願在這「人不能測透」的時間裡,仍能忠誠底回應上主的時機(kairos)。

  彼此守望

您的同工

邢福增

2018年9月3日